栏目导航
www.444412.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www.444412.com >
母队球迷:库卡离开明智 不夺冠功劳会一笔勾销
发布日期:2019-10-26 20:37   来源:未知   阅读: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法国问题专家/ 27 篇文章

  麻烦告诉我下是几点对阵谁谢谢晕啊我要的是明天凌晨开打的一个叫明尼路的队它还有没有其他名字明天对阵哪队几点...

  昨天看完了哥伦比亚3比0大胜希腊的比赛后,我没有立刻离开贝洛奥里藏特,而是特意多停留一天,拜访了这座城市里的两大豪门俱乐部——克鲁塞罗和米内罗竞技。上赛季,库卡率米内罗竞技夺得了历史上的第一座南美解放者杯冠军奖杯,威廉告诉我,虽然现在库卡已经离开贝洛,但这里的球迷永远不会忘记他。

  昨天看完了哥伦比亚3比0大胜希腊的比赛后,我没有立刻离开贝洛奥里藏特,而是特意多停留一天,拜访了这座城市里的两大豪门俱乐部——克鲁塞罗和米内罗竞技。

  就像马德里的马竞和皇马、曼彻斯特的曼城和曼联、米兰的AC米兰和国米一样,贝洛的克鲁塞罗和米内罗竞技也在年复一年地上演着火爆的同城德比,两队共同使用米内罗球场作为主场,拥有各自的拥趸,球迷在多数时候泾渭分明。米内罗竞技比较亲民,深受巴西中下层生活水平的人们的喜爱,而克鲁塞罗则是多数上层人士所支持的球队。

  虽然贝洛并不是中国游客在巴西的常规落脚点,但对中国球迷而言,米内罗竞技却并不陌生。本赛季中超山东鲁能主帅上赛季就在米内罗竞技执教,并带队夺得南美解放者杯冠军。虽然库卡在中国备受争议,但在米内罗竞技,他拥有极高的人气。

  哥伦比亚取胜后的当天晚上,我来到贝洛著名的潘普利亚湖边,在一家传统的巴西餐馆吃晚饭,坐在我隔壁的一家人正好就是米内罗竞技的球迷,男主人威廉喝着啤酒,一边看着英意大战,一边颇有兴致地与我聊起了库卡。

  上赛季,库卡率米内罗竞技夺得了历史上的第一座南美解放者杯冠军奖杯,威廉告诉我,虽然现在库卡已经离开贝洛,但这里的球迷永远不会忘记他。

  “库卡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待队员像兄弟一般,对周围的人都很好。”威廉对我说,在上赛季的南美解放者杯比赛中,米内罗竞技一路走得很艰辛,淘汰赛阶段更是掉进了“逢客场必败”的怪圈,但库卡从未放弃,他总能带队回到主场扭转乾坤。

  威廉清楚地记得,库卡在场边指挥比赛时,总会握着一个十字架,在南美解放者杯决赛的关键时刻,库卡手中的十字架掉到了地上,“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吓死了。”他笑着说。

  南美解放者杯冠军之于巴西人,就如同欧冠大耳朵杯之于欧洲人,对米内罗竞技的球迷而言,那一度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荣耀,而库卡把这个伟大的荣耀带到了米内罗竞技球迷身边。威廉说,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样一位带给他们快乐的教练。

  “我们很爱戴库卡,就像热爱生活、热爱足球一样热爱这个曾经带给我们荣誉的教练,所以尽管他离开了,也没有人忘记他。”威廉说。

  同时威廉表示,库卡将米内罗竞技带上巅峰后选择离开,这是明智之举,因为巴西球迷是很苛刻的,如果本赛季他继续留在这里,却无法取得和上赛季一样的成绩,三湘都市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李立勇通天报正版。那么之前的所有功劳都会一笔勾销。

  由于正值周末,又是世界杯期间,俱乐部外面的街道很冷清,但在俱乐部里面却是另一番景象,足球场、排球场、游泳池等各个场所都有会员在享受着这个运动的周末。

  俱乐部的总管保罗接待了我。据他介绍,在巴西,“Club(俱乐部)”和“Team(球队)”的划分是很明确的,克鲁塞罗的球迷俱乐部在市区,而球队的基地则在市郊。

  球迷俱乐部只接待会员,除了供大家玩乐外,还布置了很多记载克鲁塞罗辉煌成就的展览,在巴西,多数体育俱乐部都拥有专属的为球迷服务的场所,文化建设很成熟。而且,即便不是球迷的人也可以成为会员,享受会员服务,比如周末到球迷俱乐部来运动一下。

  值得一提的是,在克鲁塞罗球迷俱乐部里有一个多功能厅,会员可以在这里举办聚会,甚至可以举办婚礼。

  至于会员能在俱乐部享受什么档次的服务,以及在购买球票时能享受什么优惠,就要看他们交纳多少会费了。

  克鲁塞罗历史上培养出很多优秀的球员,最出名的当数罗纳尔多。当年,正是克鲁塞罗俱乐部挖掘了“外星人”,世界足坛才出现了这位无法复制的“现象级球星”。直到现在,罗纳尔多仍认为,克鲁塞罗的主场米内罗球场是他最喜欢的球场之一。

  克鲁塞罗和米内罗竞技的同城德比极其火爆,半个世纪以来,克鲁塞罗的成绩要好于米内罗竞技,不过上赛季情况有所改变,尽管克鲁塞罗拿到了巴甲冠军,但米内罗竞技捧起解放者杯冠军奖杯,再加上小罗的加盟,这些都使得这支平民球队有了后来居上的趋势。

  据当地人介绍,足球最早传入巴西是在19世纪末,那时这还是一项“高大上”的运动,只有白人能玩。但是贫苦大众也喜欢足球,时间久了,他们也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球队和足球文化。久而久之,上流社会和贫民的阶级矛盾体现在了足球中,在巴西这个贫富差距明显的社会中,两个阶级的代表克鲁塞罗与米内罗竞技之间的竞争也成为了矛盾的缩影。

  在贝洛,如果你出生在一个相对有钱的家庭里,父母都是克鲁塞罗的球迷,那就代表着你拥有富有的生活方式,不愁吃穿,和门当户对的朋友们在一起。而你的这些朋友们也是克鲁塞罗的球迷,你自然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相比之下,米内罗竞技拥有更广泛的群众基础,因为穷人的数量必定多于有钱人。

  结束了对克鲁塞罗的采访,我和同伴驱车从贝洛市区驶出,在城外的生活区,穷人相对集中。这一趟采访,我见证了两支球迷文化截然不同的俱乐部,也见证了贝洛的社会生活在足球世界的投影。本版文并摄/特派记者王帆发自贝洛

  《法制晚报》记者王帆(京城体育记者圈中人称“帆爷”)作为持证记者亲赴巴西一线采访世界杯,每天为读者发回第一手报道。